维基百科创始人谈“破碎的互联网”:标题党,假新闻怎么解决?

Q:人工智能也是当前一个热门话题,它也与工作和教育息息相关。对此,我们需要学习什么?

同样,我们可能会认为Facebook现正处于一个主导位置上,但这也并不能保证会永久持续下去。只要我们有一个开放的互联网,竞争对手总是有可能提出更好的商业模式去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求。

Q:你对四大巨头——亚马逊、谷歌、Facebook和苹果有什么看法?它们体量如此之庞大会构成新的问题吗?

Jimmy:维基百科的愿景是为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提供一个用他们自己语言编写的免费百科全书。我所说的“免费”指的是“免费许可”,而不仅仅是你不需要花钱就可以使用它,维基百科中的所有内容都应该尽可能地免费授权,人们可以对内容进行复制、修改、重新发布等操作,在这里,你可以做所有的商业或非商业的事情。

Q:总的来说,你认为互联网的趋势是怎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糟?

进步、倒退、教育与人工智能

假新闻、地方新闻和WIKITRIBUNE

例如,当人们看到Siri或Alexa之类的东西,人们就会对它印象深刻。但是实际上技术并没有那么“聪明”,或者说这只是一些聪明的用户界面技巧,并非真正的人工智能,只是一些好的用户界面技巧。当然,这方面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我们离人类水平的人工智能还差得很远。

Jimmy:不,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他们在成长,因为他们提供了人们喜欢使用的优质服务。尽管人们对于这些科技巨头们所做的事情有很多不同见解,有些事情它们也确实应当做得更好,但从整体上来看,体量大不能代表着不好。

Q:近年来,我们看到欧盟对谷歌、苹果和Facebook等公司处以巨额罚款,他们希望科技巨头们可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你如何看待关于“加强平台监管”这一议题的讨论?

Q:您从来没有推动维基百科变现,你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想法吗?这又有怎样的意义?

Jimmy:“社区健康”是我们非常重视并密切关注的一个问题。在维基百科社区中那些能够创建高质量内容而又同时享有其所带来的乐趣的用户便是我们想要寻找的“正确”用户,而推进他们的工作则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之一。

Jimmy:我们可以从维基百科中学到很多东西。最重要的一点是,互联网中的很多问题实际上都是设计架构所带来的,而非背后操作人员的“谋算”,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正向的。同时,维基百科也可以向人们展示“协作”的力量,而这对于当下各个领域都是非常受用的。

Jimmy:我非常不愿意说我们需要通过新的法规去对平台实施监管,因为很难确切地知道哪些法规会有效,哪些法规会真正帮助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如果我们让政府干预信息的自由流动,那将无助于恢复公众对机构和政府的信任,而且事实上,这将大大削弱公众对政府的信任。

Jimmy:我认为这真的很难预知。但要让地球上的其他地方都能上网,彻底实现互联网时代,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当下,向智能手机的转变也还没有完成,我们还不知道人们将能够如何运用智能手机和数据,在这个领域仍然有很多创新。

在这个充斥着特朗普、科技和反垄断的时代,人们很容易忘记曾经的互联网奇迹——维基百科——现已安静的安居互联网一隅。

Q:你认为人们将如何使用WikiTribune ?他们是会直接去WikiTribune查看新闻,还是会在其他地方看过新闻后再去那里?

Jimmy:最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变现”这个问题,只是把维基百科作为一个项目来开展,然后随着其不断发展,我们发现“非营利”可以让该网站的存在变得更有意义,就像一个图书馆或博物馆,维基百科更适合“非营利”这种性质。

Q:维基百科的“哲学”是什么?

现在的问题是,社区能做些什么?当人们以一种深思熟虑的方式参与到新闻过程中时,我们又该如何创新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法?而这些则是我们当前需要研究的。

但是当我们再将目光投向非正式学习的领域时,会发现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通过非正式的方式,人们学到的东西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各项技能也日渐丰盈。

Q:为什么维基百科会取得成功?

Q:维基百科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Jimmy:虚假信息确实是个问题。但我认为,得到最多关注的问题并不一定是最重要的问题,比如,“地方新闻遭到破坏”就是一个被大家很少关注的问题,人们确实会注意到它,但它并不像“假新闻”会成为每天的头条。但我确实认为这是当今最值得注意的的负面趋势之一,从小城镇和社区传来的实际消息来看,该问题正逐渐被人们忽视,而这对民主和腐败问题都是非常不利的。

Jimmy:是的,人工智能又是一个热门话题。这里面涉及很多方面,但我认为在某些方面,我们并没有人们想象的走得那么远;而同时,在另一些方面我们又比人们认为的要走得更远。因此,我认为大多数人对人工智能概念的把握还是不到位的。

Q: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未来会怎样?

Jimmy: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看到非正规教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正规教育的变化非常非常小。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看看世界各地完成大学教育的人数,就会发现这个数字相当稳定。每年都有些许好转,但并没有发生戏剧性的变化。

Q:你对近年来我们在网上看到的虚假信息有什么看法?你认为怎样可以减少虚假信息的传播?

与此同时,围绕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算法的许多新东西都非常有趣,而我们也正在朝着比以前看到的更强大的东西前进。

免费且无广告的维基百科是世界上访问量第五的网站,它丰富广袤的知识储备均有用户生成。通过维基百科,我们见识了互联网可以成长为的“形态”之一,这一点非常重要,尤其是在所谓的“技术反冲”漩涡中。

所以,当人们在为维基百科贡献知识力量时,他们并非在为一个“人文主义项目”做努力,而是在为一个“知识库”的扩建付出,这个知识库可以被用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这也就是我们看到的很多有趣的事情都由维基百科而生。

此外,发展中国家的互联网现正蓬勃向前,我们希望维基百科能以这些国家的语言在这些地方得以发展,正如我所说,维基百科的梦想是为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提供一个免费的百科全书,这对我们很重要。

最近我们看到许多互联网巨头的声誉受到了损害,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确实将他们推向了过度利用数据的方向。而对维基百科来说,我们并不会向第三方售卖用户的数据,可以说我们甚至没有收集很多用户数据,我们在意的点是“内容”,我们关心维基百科是否可以成为每个人免费的百科全书。

Q:如此来看的话,WikiTribune从本质上说与维基百科很相似,如果你创造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人们迟早会发现它。

Q:那你认为这个问题有什么解决方案?

Jimmy:有些事情会变得更好,有些事情会变得更糟。我们可以看一看千年发展目标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一旦你开始量化某些东西,比如极端贫困,你就会看到巨大的进步,我们在消除极端贫困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这对我们的世界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与此同时,西方的民主问题也有很多不好的事情发生,民主理念遭到破坏,民族主义在欧洲兴起,这些都是不好的趋势。所以对于宏观层面的趋势问题,我们很难有一个简单的趋势定论。

Jimmy:并不会,实际上几乎所有问题都是专业制作的不良内容所造成的,而不是消费者。错误发生的本质在于商业模式。

Jimmy:我们有,但规模很小。虽然我们使用技术,但我们并不是特别注重技术,因为维基百科是一项社会发明,而不是技术发明。所以我们并不会说“五年后维基百科的条目将由人工智能编写”,这在可预见时间内不会发生的,所以我们不会朝这个方向努力,因为现在看起来太远了。

而且从另一角度来说,巨头企业也是脆弱的,微软就是一个例子,它曾一度被认为是完全不可战胜的,但如今在许多技术领域,微软显得无足轻重,尽管它还在做着各种努力与尝试,但在很多领域微软并不再位于前沿。

Jimmy:是的,没错。

Q:有人说,教育行业裂变的时机已经到来,如果我们想减少收入不平等,这是一个需要尽快改变的领域,对此你怎么看?

Q:但我想维基百科的团队也已经围绕着人工智能及其如何应用展开过讨论吧?

为每个人创建免费的百科全书

Jimmy:目前,WikiTribune只专注于社区,所以我们不关注流量获得等问题,而这也正是大多数新闻网站的问题之一——拼命获取点击率。当系,我们更想专注于质量和那些有思想董建的用户。

Jimmy:维基百科所努力提供的内容也正是公众都非常渴望获得的高质量、中立的信息。当然,近年来随着我们看到新闻业的商业模式遭到破坏,有的正在走向一些非常令人不快的方向,所以现在人们对高质量信息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四大巨头 & 互联网未来

Q:维基百科的整个发展过程是否让你对“用户生成内容”所能做的事情不那么乐观了?

Q:很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听说维基百科的时候,一个朋友对我描述了一种想法:“当你有足够多的人愿意免费为你去做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并且你已经为此建立了适当的规则,那么成功便指日可待。”做一些令人兴奋的事情,并且你建立了适当的规则,那么好人最终会赢。”然而,结合当下我们再互联网上所见到的起起伏伏,这个想法可能有些天真,但你认为大家可以从维基百科的发展中学到什么呢?